快捷搜索:

我的二胡老师

我的二胡师长教师是一位可敬的白叟。那天,下着大年夜雨,天空阴沉沉的,像一只即将发吼的狮子,此时我正背一把二胡,手捏一个文件夹去上二胡课。

打开手机一看,只离上课光阴差十分钟了,唉,要不是这种气象,早到了。望着车子一点一点地往前走,我的心越变越急,一站,两站……我焦急地等待,心中默数站数,提着包的手越捏越紧,我仿佛看到了二胡师长教师眼镜片后面那道严峻的眼光……

——那天,晴空万里,二胡师长教师破例给我加了一节课,我怀着一颗激动的心飞到二胡师长教师家门口。一拍门,无人应答,再敲,照样没有人,我纳闷了起来,二胡师长教师怎么会不在家呢?一打电话,师长教师忽然想起来我本日要上课,异常发急,他感觉让我空跑一趟很欠美意思,他非要从很远的地方凌驾来,后来又给我多次致歉,他是个多么谦善守时的人呀,而我此次……

终于到站了,我跑下车,飞奔到二胡师长教师家门口。举手打门,欲叩却止——屋子里的琴声凄惨,似是太息,又似哭泣,发出瑟瑟断续之音,如是一滴滴雨珠落上树叶……或许是凉气,我竟随着琴声颤动,过了一会,门外的我彷佛被音乐拽去了魂似的,刚才的焦急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清幽之感,我呆呆的站在那里。琴声停了,但那声音的余韵,还在我脑筋里回荡。我正陶醉在音乐之中的时刻,门开了,一束光从门里透出来,欢迎我的这个白叟双鬓已经斑白,两眼炯炯有神,闪烁着和睦的光线,虽年过花甲,但没有任何颓废的迹象。他身子向前微倾,见我进门便往退却撤退一步让出一条过道,右手顺势向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一侧一伸,说“进”,那样子就像一个英式的管家,又像一位儒雅的居士,我昂首看他那已有皱纹的脸,仿佛之间,我感到他的皱纹特像二胡上的木纹,加上他背后的古色家具的映衬,他就像一把移动的“活二胡”。

一进门,一股温暖的气息劈面而来,紧接着便开始上课了,我七上八下地上完了整节课,这节课中我害怕看到师长教师的眼睛,害怕看到那个钟表。下课了,师长教师对我这节课的体现赞誉很高,我对师长教师说,我这辈子可能都达不到你那样精湛的技巧。师长教师风趣地说,你肯定会比我拉的好的,由于我再过七八年,就老了,拉不动了,我和他都笑了……这节课中,他并没有提到迟到的事,直到我走的时刻才轻轻地对我说,下回不要迟到了,我瞄了一眼那个钟表,天哪!都一点半了,即是说我晚了半个小时,我又望见餐桌上摆的饭菜已经不再冒热气了,羞愧感油然而生。我赌咒今后再也不会迟到了。

二胡师长教师从纰谬门生说过分的话,假如其实生气的话,他会停下措辞,身子往椅背上一靠,双手合实,头微微以后一仰,缄默沉静几秒之后,微微一笑,换上一个语调,嘴中说出的却是风趣而又含义深长的话语。他的脾气柔缓,心灵刚毅,性情温和,说话风趣。

高山令人仰视不是由于它高,而是它的境界;大年夜海让人敬仰不是由于它宽广,而是由于它的襟怀胸襟。越是卓越超凡的人,越是平淡谦和。我的二胡师长教师不仅有才,而且为人谦善,又关心门生,令人敬重。

停笔之时,目下又浮现出他微闭双眼,手臂伸张,全心拉弦的情景,那声音正拨动着我的心弦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