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那个特别的冬天

记得去年冬天,下了一场大年夜雪。这对付北方,并不稀奇,但对付我们南方,这可是一件十分稀奇的事了。

那世界雪时,我正坐在课堂窗户旁,室内十分温暖,室外却十分严寒。我们正在上课,不知为什么同砚们的眼睛都看向了窗外,我也不例外,哦,原本是下雪了!这飘飘洒洒的雪白的小精灵,想念你!

在校园这个狭小的“井”中待了无数天,终于有一件别致的事了,我们都等候着下课,都迫在眉睫想打雪仗了。

下课后,我们开始制作雪球,有的人在雪球里包石头,有的在雪球上插满牙签,有的用墨水给雪球染色,但谁也不敢开火,这些武器终极成为了他们爱不释手的艺术品,不然就会变成“血仗”了。

后来又有人做起了雪人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,但均被破坏。破坏分子用喝的温水给雪人洗浴。雪人第一次感想熏染到了人们的热心,十分冲动,情绪越来越激动,心脏跳动也随之加快,体温越来越高,出了汗之后,就消掉了。雪人似乎在说:“你们的热心让我认为不安。”

风也来凑热闹了,它给我们带来了惊喜,比如严寒,还有冻疮。记得那是我第一次长冻疮,曩昔不知道冻疮的威力,感觉便是痒罢了,到了那时才深有体会,手都烂了。我们班百分之三十以上的人都长了冻疮,多半人的手惊心动魄,我还不算严重。到现在,这伤口给我留下了一个纪念。

这种困难的日子让我获得检验,让我意识到肄业之路艰苦和挫折是一定的。我忘不了用冷水洗脸洗脚的日子,也忘不了这个酷寒透骨的冬天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